您的位置: 新乐信息网 > 时尚

科学神教 215 共同野心

发布时间:2019-09-26 02:08:38

科学神教 215 共同野心

因为是在帝都,而且接下来要去的也是红灯区这种地方,所以哈里亲王只是带了几名贴身近卫而已。结果没有想到杜克居然会动手,甚至是已经操家伙围住了皇家近卫军,这可真是以下犯上造反的举动了。

“杜克,你想干什么?”

哈里亲王这个时候强壮镇定,对着杜克冷冷的说了一句,毕竟作为皇家子弟,怎么也不会像卡特这么怂,他还保持了基本的皇家威严。

“抱歉亲王殿下,我只是教训一下不长眼的人而已。”

杜克毫无诚意的淡淡回了一句,既然已经亮家伙了,那就干脆干到底,让帝都这群纨绔子弟明白,自己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杜克了,再用好欺负的草包态度对待自己,那就别怪自己打脸了。

只见杜克淡淡说完这句话之后,丝毫没有管哈里亲王什么态度,而是反手拔出了蔷薇别在腰间的匕首,然后蹲在了卡特的身边。

“你要做什么,这里可是帝都,我是卡文狄伯爵的儿子!”

卡特因为害怕,甚至是声音从有点颤抖了,他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杜克,这是一种陌生跟恐惧。

杜克没有说话,只是随手挥动了一下匕首,在他的脖子上面划出一道小血痕。其实无论是之前的杜克,还是现在的杜克,经历过这么多之后都已经改变了。

要是换做之前那个工程师,绝对不敢在人脖子上面划刀。但经历过几次大战,见识过无数死亡血腥场面之后,杜克已经对于杀人跟鲜血没有那么多畏惧跟陌生了。

“啊~~不要杀我~~!”杜克这轻轻的一刀,彻底的击垮了卡特的心理防线,他没有想到杜克敢真的动刀子,甚至这一刻他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

面对卡特的求饶,杜克只是冷冷一笑,见到杜克这个表情,卡特更是吓破胆了,疯狂朝着身旁的哈里亲王喊道:“亲王殿下救我,救我啊亲王殿下!”

哈里亲王这个时候面色铁青,他之前只是认为这不过是一般的贵族之间嘲讽,结果没有想到会演变到这一步,更加没有想到杜克会如此的大胆。现在皇家护卫都已经被控制住了,哈里亲王自己都不敢确定安全,如何保证卡特的性命?

看着卡特这求饶的样子,杜克觉得自己玩的也差不多了,于是站起身来,随手把匕首递给了蔷薇,然后淡淡说道:“卡文狄伯爵的儿子,你可能忘记我是谁的儿子了。记住了,我是奥托家族的人。”

这句话杜克不只是对卡特说的,也是对哈里亲王说的,毕竟这下玩大了,要哈里亲王不顾一切报复的话,杜克还真没什么招架的好办法。虽然他自己对于什么奥托家族并没有多少归属感,但并不妨碍杜克在遇到麻烦的时候,把奥托家族这面旗帜给搬出来用。

便宜老爸当初都能看着自己儿子送死

科学神教  215 共同野心

,现在接他名头一用也并不过分。

果然当杜克说出奥托家族名号的时候,哈里亲王的脸色有点凝重了,哪怕就是一个半大小子,但是作为皇族天生政治敏感性,他也明白自己父皇跟奥托公爵目前正处于一种微妙的关系,双发都不想打破这个平衡,甚至是小心翼翼的维持着君臣关系。

所以哈里亲王明白,无论杜克再怎么草包,他也是奥托公爵的儿子,打上了奥托家族的烙印。真要处置他,可能会引起奥托公爵的反弹。

与此同时,一旁看戏的托克也凑了上来,朝着哈里鞠躬说道:“抱歉亲王殿下,这件事情是我弟弟鲁莽了,不过这个女护卫,是从父亲大人雄狮军出来的。卡特,带走雄狮军的女战士,后果很严重。”

听到托克居然把雄狮军都给搬出来了,这下不单单是哈里亲王,就连杜克都感到无比意外,这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怎么感觉这家伙是在帮自己?

就在杜克愣神的时候,托克转头说道:“杜克,还不向亲王殿下道歉?”

这句话算是点醒了杜克,他也明白这是托克找的台阶。无论托克这个时候打着什么主意,但是杜克跟哈里亲王都非常需要这个台阶。

既然人在屋檐下,杜克自然就借坡下驴,立马下令风暴护卫收起兵器,同时朝着哈里亲王鞠躬致歉道:“抱歉秦王殿下,刚才是我太冲动了,希望没有惊扰到亲王殿下。”

听到杜克的道歉,哈里亲王有点结结巴巴的回道:“没事,一点小意外。”

哈里亲王毕竟不过十二三岁的年纪,可能身在皇家阅历远超一般同龄人,但是真要遇到这种复杂的局面,他还是不可避免的出现了慌乱。

“那感谢亲王殿下的邀请,晚上我会去爱丽舍区晚宴的。”

杜克这个时候也把话题拉到了最初的邀请上面,把之间发生的事情一笔带过,就如同没有发生过一样。反正他要的立威效果已经达到了,记忆不会一笔带过的。

“好,那我就先走了,晚上等你过来。”

哈里亲王也赶紧答应了一句,然后率领皇家近卫赶紧离开了公爵会所。虽然心里面明白杜克绝对不敢对自己做什么,但是刚才发生的事情是他这一辈子都没有经历过的,所以对于哈里亲王来说奥托会所也是一个危险之地。

“亲王殿下慢走。”杜克恭送了一句,然后看着哈里亲王有点慌张的离开。

等到哈里亲王的背影完全消失在自己视野之中的时候,杜克没有回头,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句:“为什么要帮我。”

站在杜克身后的托克,自然明白这句话是问自己,只见他脸上露出一丝阴骘的笑容回道:“很意外吗?我只是觉得无论你怎么样,奥托家族的人也不是这种废物能够挑衅的。”

“就只是这么简单?”

杜克怀疑的问了一句,他不觉得托克有这么强烈的家族荣誉感。

“当然不是,你不觉得看到法兰皇子色厉内荏的样子很过瘾吗?亨利皇族至从亨利四世挑战教廷失败之后,就一代不如一代了,勇气跟荣耀慢慢从皇族身上流逝了。”

托克的脸色流露出一丝兴奋,他的狂妄野心让他开始感受到挑战皇族的兴奋。

听到这句话后,杜克的脸上也露出诡异的笑容,然后回头看着托克:“二哥,我终于在你身上找到一处共同点了。”

嘉峪关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嘉峪关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嘉峪关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嘉峪关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嘉峪关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