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新乐信息网 > 健康

武神 第一百四十八章 送别

发布时间:2019-09-25 20:37:45

武神 第一百四十八章 送别

清晨的庭院,鸟声如洗。有风吹过,带来了树叶的清香。

贺一鸣难得的在院中耍了一套拳法,虽然没有使用真气,但依旧是气度沉稳,拳脚挥洒之间,似乎带着一股浓烈的迫人气势。

在晋升为尊者之后,哪怕是单凭着身上那强大至极点的气势,就已经足以震撼许多人了。

对面的房门打开了,金战役大步走了出来,他站在了台阶上,望向贺一鸣的目光中有着一丝羡慕之色。不过,对于他而言,只要有一年苦修,同样能够达到这个境界,所以羡慕归羡慕,倒也没有多少妒忌的感觉。

或许,因为在身边有了这样的一位朋友刺激,他对于武道的修炼会愈发的用心。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可并不是一句空口白话。

贺一鸣就像是没有注意到金战役的存在似的,他依旧是自顾自的舞动着拳脚。在他的身上,似乎有着一种特殊的气息,让他与这一片环境融为了一体,变成了一幅画似的存在。

金战役的眼角微微的跳动了一下,这种类似于天人合一的境界,他也能够随时随地的进入了。但,那必须是在使用真气的情况之下才能办到,若是不动用真气,仅仅凭借一套拳脚就进入这种境界,确实是非常的困难。

在这一刻,他甚至于有些怀疑,此时的贺一鸣是否已经进入了某种顿悟的状态,否则又如何能够做到这一点。

不过他随即摇了摇头,顿悟的状态若是真的那么容易进入,也不会被所有人如此的牵挂在心了。

再过片刻,贺一鸣的拳脚似乎是越来越快,那阳光照射之下,竟然突兀的产生了一种奇异的光芒。

金战役的双目骤然一凝,他刚才似乎看到了,贺一鸣有那么一瞬间竟然消失了。

就像是整个人都消失在这个空间中,在他的眼前变成了一副虚无。虽然花草树木,庭院房屋都没有改变,但是在这中间的那个舞动拳脚的人却消失了。

只是,这种感觉仅是那么的一瞬间,哪怕是金战役都有点儿怀疑,究竟是否自己看错了。

他凝神细观,将全部的精神集中到贺一鸣的身上。但是直到最后时刻,却依旧是一无所获。

终于,贺一鸣沉腰坐马,长出了一口气,结束了这一趟的练拳。

金战役再度摇了摇头,心中暗道,莫非自己最近心中牵挂着炼化龙枪,所以变得有些疑神疑鬼了。看来要尽快的挑选一个黄道吉日,尽早炼化龙枪了。

贺一鸣抬头,笑道:“金兄,小弟这套拳法如何?”

他心中充满了一种欣慰和自得的感觉,这套拳法看似普通,但是其中却另有玄妙。那就是他将隐匿之术和从郝血身上偷学来的失真术慢慢的结合了起来。

看似没有动用真气,其实那诡异的真气在体内飞一般的调动,并且在某一刻,当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与天地之间的力量最大程度的契合之时,就曾经使用了一下这个修改版的失真术。

结果在那一刻,贺一鸣甚至于有了一种自己改变了光线,就如同他的四朵有形之花般,完美的隐匿了起来的感触。

当然,想要将一个真实的大活人隐匿起来。和将四朵无形化有形的各系之花隐匿起来的难度,无疑是天差地远。哪怕是此时的贺一鸣,也仅能在类似于机缘巧合的状态下,才能够做到那么的一瞬间罢了。

不过

武神  第一百四十八章  送别

,这已经是一个相当大的进步,他有着强烈的自信,肯定有一天,自己能够象隐匿有形之花般,将自己的整个人都隐藏起来,哪怕是光天化日之下,也休想让任何人发觉自己的存在。

只是,想要达到这一步,天知道还需要多少年的钻研。

金战役神情古怪的看了眼贺一鸣,道:“你的武道修为真不错,单纯的拳法竟然也有着天人合一的感觉,真不愧是尊者大人啊。”

贺一鸣哈哈大笑,道:“金兄,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夸你自己,别忘了,最多一年,你也就是尊者了。”

金战役的脸上浮起了一丝淡淡的笑容,但他的心中却是同样的欣慰。

有时候他也在想,幸好自己也获得了突破,否则看到如今的贺一鸣,怕是会自惭形秽,从而与其疏远了吧。

人以群分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一个尊者与一个鼎足之间的关系再好,也会有着一道看不见的沟壑。将他们之间的距离在不知不觉中拉开的。

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金战役翻身进入了房间,在贺一鸣莫名其妙的目光中,很快的出来了。

当他出来之时,身上背了一个硕大的包裹,手中更是拿着一本书籍。

将手中的书籍递了过来,贺一鸣心中一喜,接过之后翻阅了一下,道:“金兄,多谢了。”

这本书籍就是金战役所翻译的那一本西方修炼精元的秘籍,里面的文字早就换作了大申文字,而且其中的一些图画也是一丝不苟的重新描绘了上去。

贺一鸣只要翻看了一下,顿时明白金战役对此用上了心。

毕竟,这样的一本秘籍,想要在短短的几日之内完全翻译出来,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翻译者不是金战役这样的武道宗师级别的人物,根本就不可能完成这个任务。

金战役嘿然一笑,道:“贺兄,你说的不错,武道之途,万变不离其宗,西方的绝学确实有其独到之处。这种修炼之法可以让真气与神兵的气息形成新的精元,虽然无法将这些真元剥离下来。但是对于神兵的本身却大有好处,能够进一步的凝练神兵,让它与我们更加契合。”

贺一鸣眼中露出了惊喜之色,既然金战役这样说了,那么就肯定有这样的效果,对于他们来说,能够达到这一步,已经是相当的满意了。

金战役脸上的笑容收敛了起来,道:“贺兄,你打算何时出发。”

贺一鸣将书籍放入了怀中,道:“小弟打算今日就走。”

金战役的神情一黯。道:“海外地域之广,匪夷所思,贺兄你游历海外,务必小心一二。”

贺一鸣重重的一点头,笑道:“郝兄说过,会给我准备了一条坚固的船只,而且以小弟的修为,起码能够自保的吧。”

金战役亦是哑然失笑,贺一鸣如今可是货真价实的尊者了,这样的人物出海,哪怕是遇到了再危险的情况,想要脱身离去的把握,应该还是有的。

贺一鸣的双耳豁然耸动了一下,目光朝着门口望去。

那紧闭着的大门不知何时已经打开,郝侗大袖飘飘的走了进来,在他的身后,还紧跟着一个三十左右的光头大汉。

他们两人连忙上前见礼,郝侗看着他们两人的目光中充满了欣赏,甚至于还有着一丝溺爱。

金战役是灵霄宝殿这一代最为杰出的弟子,而贺一鸣则是他最为看重之人,还出手救治了张仲卺,对于他们两人,郝侗绝对是另眼相看了。

“一鸣,我已经全部安排妥当。”郝侗一指身后的那人,道:“这是陈瑜林,是本门在东海的外门弟子之首,恰好在这几日来此,就被我顺便叫来了。”

陈瑜林的一身古铜色的肌肤犹如一块块钢铁似的高高突起,在听到了郝侗的介绍之后,他立即上前一步,恭敬的弯下了腰,大声道:“晚辈陈瑜林,拜见贺尊者大人。”

贺一鸣微微一怔,一个三、四十岁的人在他的面前自称晚辈,这种经历还是较为新鲜。

轻轻的一挥手,贺一鸣道:“陈兄,这一次劳烦大驾。多谢了。”

陈瑜林的脸色微变,他来到灵霄宝殿那么多次,但是能够遇到尊者的次数却是屈指可数。而且所有的尊者们都是心高气傲之辈,在他们的眼中,自己只不过是如同蝼蚁般的存在罢了。

但是眼前的贺一鸣,却给予了他一种与众不同的感觉。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陈瑜林毕恭毕敬,也是真心实意的道:“能够为贺尊者效力,是瑜林的荣幸。”

郝侗轻轻的一挥手,陈瑜林立即是识相的退了出去。他知道,在这三个人的面前,他根本就没有说话的资格,如果这一次不是贺一鸣需要船只,而他又恰好来到了灵霄宝殿,他怕是连见面的机会也没有了。

郝侗从怀中取出了两个玉瓶,道:“一鸣,虽然你已经晋升为尊者,但是远赴海外,却还是要小心谨慎。这是老夫炼制的二瓶丹药,一瓶可以治疗内伤,一瓶对于大多数毒物有着奇效。虽然比不得樊硕老儿的回命丹,但胜在量大,你就收下吧。”

贺一鸣道谢之后收下,他心中暗道,金战役和郝侗都是如此慎重其事的吩咐,可见海外果然不是什么善地,自己游历在外,可不能大意了。

金战役将背上的包裹塞给了贺一鸣,道:“贺兄,这是我送你的礼物,祝你一路顺风。”

贺一鸣讶然的接过了这个包裹,虽然他没有将之打开,但是手中的触觉却告诉他,这里面的东西是一些瓶瓶罐罐,还有一个半圆形的物件,却是猜不出究竟何物。

金战役神秘的一笑,道:“这是我的一份心意,海外寂寞,肯定会对你有用的。”

贺一鸣狐疑的问道:“这究竟是什么?”

金战役眉飞色舞的道:“这是我精挑细选出来的锅铲,和大量的调味料,足够你这二年挥霍的了。”

贺一鸣:“……”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的公交路线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看病贵不贵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效果如何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治疗效果如何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要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